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婚姻 > cc国际怎么代理? > 正文

第一二五章:后事神话纪元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14 19:04 作者:admin

第一二五章:后事神话纪元最新章节

陈守义抽出剑,牵连到胸口的伤势,他不由倒吸了口凉气。 战斗时全神贯注,他根本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,此刻一松懈下来,才感觉胸口火辣辣的疼。 他拉开已被血浸透的上衣,就见一道可怕的伤口沿着左胸,直入肋部,鲜血汩汩的不停的从伤口渗出。 他立刻控制着胸口的肌肉,闭合伤口。 妈的!从小到大,他都没这么重的伤。

陈守义冷冷的看了眼依然站在原地,双目圆瞪,屹立不倒的光头男。 长剑忽然猛地一挥,一颗头颅,冲天而起。

继而他快步朝别墅走去,每步都跨越五六米远,几秒后他就已经走进别墅,眼睛左右扫了一眼,又到了二楼,一脚踢开其中一套房间。

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橡胶手套带上,打开衣柜里随意找到一套衣服,和一个行李箱,又走到卫生间,把血衣脱下,打开淋浴,迅速洗去身上的鲜血。 期间,他检查了下伤口,发现伤口处血已经彻底的停止流出了。

半分钟后,陈守义重新换上衣服,把血衣和剑放入行李箱里面,接着小心清理了卫生间留下的血迹,便迅速走出别墅。

里面的财物,他没动分毫,就连放在客厅茶几上的几叠钱,他都只是看了一眼,便收回目光。

这里是居民区,之前打斗的动静太大,恐怕早已经引起注意。 搞不好,警察已经正向这边赶来。 他没有从大门出去,用石子打掉路边的监控,直接跳过围墙,走到绿荫小道上。 果然没过几分钟,警车的警笛声,就隐隐传来。

站在外面的马路边上,陈守义一脸镇定的看着三辆警车接连开过,没过多久,他就拦下一辆出租车。 这时,他敏锐的注意到司机在透过后视镜不时的看他。 此时他才刚经过杀戮,最是对目光敏感的时候,他不动声色道:“师傅,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“没什么?我就是看你的胡须有些掉下来!你就是准备拷那个什么配?”司机一无所觉的笑道。 “是cosplay!”“对对对,cosplay,还是你们年轻人会玩啊?”陈守义对了后视镜看了看,心中不由一松,发现唇角的胡子确实有些翘起了,好在没有整个脱掉。 这胶水也太不牢靠了,洗了个澡就沾不住了,他对着后视镜,重新把胡子粘好。

车才刚进入市区,陈守义就果断下车。 找了个人少的小巷,把伪装去掉,取出剑后连带皮箱都丢掉一旁。 从小巷另一端出来后,他又打了辆出租车,直奔宾馆。

……“今日警方接到市民报警,中城区某高档别墅小区,发生重大凶杀案,两人在激斗中当场丧生,杀人者逃逸,警方接到报警后,迅速出动警力赶到凶杀现场。

但接下来的情况,却发生了巨大反转。 警方在别墅的搜查时,在地下室内发现了数名被绑架者,此外在里面的一个王水池内,还发现未化掉尸骨的残骸。 据悉,两名死者并不是大夏国户籍,而是来国外游客……警方对此次案件,还在紧密调查中,市民如有线索,请及时联系本台记者!”陈守义关掉网页。

“没想到别墅里面还藏着人,这些应该就是最近那些消失的武者吧!”他心中暗道。 陈守义彻底放松下来,他最担心的就是警方搜查不到证据,反而对他全力侦查。 如今证据确凿,不仅那两个大武者,就连曹振华,估计也已经暴露。

如此一来,警方对这个“神秘凶手”关注度就会大大下降。 他的行为虽然不符合法律,却符合正义!更何况,对大武者这种存在而言,他这种完全不符合法律程序的行为,也就仅仅只是小节有损,最大的可能也就是睁一只闭一只眼。 这时他感觉伤口似乎越来越痒,仿佛无数的蚂蚁在爬,恨不得用力挠上几下。 陈守义立刻脱掉衣服,查看了下伤口。 只是一看,他不由微微一愣。

只见他胸部的伤口已经完全结痂,看痂那微黑的颜色,好似过了十几天一样,他轻轻按了按伤疤,发现除了隐隐作痛外,似乎已经没什么大碍。

他活动了下胳膊,发现确实没什么事了。

这才过去了七八个小时吧。

初级自愈的效果竟这么好?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起。 陈守义立刻重新穿好衣服,关上卧室的房门,打开门一看,发现又是隔壁的邻居。

“学长,你回来了,要吃葡萄吗?”宋婷婷说道,心中惊喜。 她穿着一件松垮垮长袖t恤,下身则穿着一套米色的褶子短裙,露出一双白嫩浑圆的修长大腿,她似乎刚刚洗过澡,身上带着一丝奶油似的清香,一张略显婴儿肥的脸红扑扑的,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。

陈守义收回目光,这女孩也太客气了吧,上次不是吃过了吗?“哦,谢谢!”宋婷婷没有见外,见陈守义转身,偷笑了一声,也跟着走了进来,并迅速关上门。

陈守义从厨房回来,吃了人家两次的东西,他也有些不好意思:“你不是说要向我请教剑术吗,改天有空,我教你。 ”“真的吗,学长!”宋婷婷惊喜道,学剑不重要,重要的是以后就有名正言顺的接触学长的理由了。 “当然是真的,不过我并非每天有空。

”陈守义事先提醒道。 “那现在可以吗?”宋婷婷期盼道。

“现在!”陈守义犹豫了下,想了想自己似乎也什么事:“好吧,我给你去拿把训练剑。 ”他打开卧室,关上门,看了一眼正看动画片的贝壳女,把两根剑都拿了出来,走出后,又立刻关门,把木剑递了过去:“你先刺一剑给我看看。

”宋婷婷接过木剑,顿觉好沉,重量估计都有十几斤。

不行!她暗咬银牙,用力提起刺了歪歪斜斜的刺一剑,脸色浮现红晕,额头都渗出一丝细汗。

看着她糟糕的表现,陈守义顿时反应过来:“是不是感觉有些重了,我这把剑是重木剑。

”“还……还好,不是很重,我能行的。 ”宋婷婷强撑道:“学长,你教我吧。

”看着少女明显强撑的样子,陈守义无奈道:“算了,你提都提不起来,还是不要拿剑,你直接做动作吧。

”“那好吧,学长。 ”宋婷婷松了口气,她立刻小心的放下木剑。

陈守义已经看出她基础是如何的差,不,说基础都已经高估了,那是连一点基础都没有。 真是麻烦啊。 “你就先练习脚步开始吧!”。